律师文集

北京家理离婚律师事务所 > 业务领域 > 空姐闪婚后却被“逐出家门”律师调两年银行流水帮当事人争得补偿 >

空姐闪婚后却被“逐出家门”律师调两年银行流水帮当事人争得补偿

分享到:0

  2012年年底,孙女士经人介绍认识了北京本地的刘先生。孙女士是一名空姐,刘先生是某国有银行职员。刘先生见孙女士长相甜美,孙女士见刘先生一表人才、家境殷实,两人很快就互许终身、领证结婚了。结婚第二年,孙女士生下了一个男孩刘小弟。

  孙女士的工资是按飞行时间计算的,多飞多得。为了照顾家庭,孙女士不再飞国际航线,改飞国内航线,但平常工作还是昼夜颠倒,很少有时间与丈夫深入交流。双方结婚前缺乏了解,结婚的决定过于草率,婚后既要带孩子又要忙工作,夫妻俩交流更少,感情日益淡漠。

  2018年3月,孙女士和同住的公婆发生争执,丈夫刘先生没有从中调解,反而指责孙女士不顾家庭,双方冲突加剧。最后,公婆和丈夫竟然将孙女士轰出了家门,将她的个人物品扔了出去,还拒绝她见自己的儿子。

  无奈之下,孙女士独自在外租房居住。一个月后,孙女士收到了法院的传票,丈夫刘先生起诉离婚,认为双方结婚过于草率,三观不合,无法继续共同生活。孙女士心里非常委屈,刚开始坚决不同意离婚,但是回顾两人的婚姻,孙女士发现丈夫家人一直在财产方面防备着自己。

  婚后夫妻俩所住的房产,是刘先生父母在婚前全款购买,登记在刘先生名下。刘先生名下还有一处天津的房产,该房产也是刘先生在婚前购买的,但是婚后有还贷。结婚五年多,刘先生从未向孙女士透露过自己的收入情况,但孙女士曾经发现刘先生账户内经常有上百万的转账流水。据孙女士说,夫妻俩婚后曾经共同出资,用刘先生婚前所购车辆置换购买了一辆新车,但当时刘先生夫妻俩名下都没有北京车牌,刘先生婚前车辆也是登记在母亲名下,夫妻俩经过商量,将新车也登记在了刘母名下。

  孙女士意识到这个婚姻本身就是错误的,两人的感情也无法挽回了,所以决定要离婚,随后委托了我们代理诉讼。孙女士表示,自己经常有飞行任务,工作时间不固定、昼夜颠倒,在北京没有稳定住处,虽然夫妻俩感情不好了,但她相信刘先生及其家人会照顾好孩子,因此主动放弃了抚养权。

  办案经过

  在第一次现场咨询前,孙女士已经对家理律所非常了解。在咨询过程中,孙女士非常气愤,她表示虽然夫妻名下没有共同财产,但是男方特别有钱,她在婚姻里受了很大的委屈,对方应该给予补偿。

  接受委托后,我们向法院申请了多份调查令,调取了刘先生名下10余个银行账户两年半的流水情况,以及公积金的缴存情况。通过对数十万笔银行流水信息进行系统梳理,我们发现刘先生平均每月收入不过一万余元,且负担着全部家庭开支,刘先生用于炒股的资金都来源于其母亲的账户。同时,孙女士也在替其父母理财,因此双方也有较大数额的转账。在法庭上,我们认为刘先生与母亲之间的转账数额并不完全对等,要求分割刘先生名下不合理支出的钱款。在法官拒绝我方分割婚后还贷请求时,我们当庭据理力争,同时坚决要求分割刘先生母亲名下车辆的折价款。在我们的步步紧逼之下,刘先生同意不分割孙女士名下一分钱财产,同时还给予孙女士30万元折价补偿款。

honor

  案件结果

  本案经调解结案。法院准予双方离婚,婚生子刘小弟归刘先生抚养,孙女士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,孙女士具有探视权。刘先生支付孙女士30万元财产补偿。

  家理律说

  在这个案件中,孙女士在第二次开庭时表示同意离婚,将孩子抚养权给男方刘先生,所以双方只有财产方面存在争议。在五年多的婚姻关系期间,双方的财务基本各自独立,名下也没有共有的房产和车辆。但是,双方的财产争议有几个法律点值得关注。

  第一,夫妻一方代人理财的银行流水如何认定。在本案中,刘先生和孙女士都在替父母理财,父母将钱财交给孩子理财,一般都不会签署代理理财的协议,但是理财有亏有赚,所以父母转给孩子的钱数,和孩子转回给父母的钱数,必然是对不上的。况且,资产丰厚的父母赠与钱财给子女也很常见,按婚姻法规定,婚后受赠的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。在这类案件中,赠与款与理财金混同在一起,离婚诉讼时受托理财的一方很难解释清楚,理财金有很大可能被分割。在刘先生和孙女士的案件里,我们抓住刘先生与父母的这些大额资金往来,为后续的财产补偿铺好了事实基础。

  第二,离婚诉讼中如何处理借名购买的车辆。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,购车容易车牌难得,所以经常出现借名购买车辆的情况。刘先生家里只有刘母有一个北京车牌,婚前刘先生所购车辆也是登记在母亲名下,婚后双方出资,用刘先生婚前所购车辆置换购买了婚后车辆,车辆现值36万,但需扣除婚前车辆价值18万元。在离婚诉讼中,法院对夫妻俩借名购买的房产、车辆都不予处理,需要双方另行起诉,确定财产归属后再行处理。为了避免诉讼成本,我们努力周旋,通过调解分得了车辆的折价补偿款9万元。

  第三,婚前房产婚后独自还贷部分是不是夫妻共同财产。刘先生名下有两套房,北京房产系婚前全款购买,孙女士当然无权分割,天津房产虽系刘先生婚前购买,但婚后有还贷,每月约还贷1700元。在庭审中,刘先生辩称其一直使用自己的工资还贷,法官也出言维护男方,我们当庭指出,婚后夫妻双方的收入都是夫妻共同财产,刘先生用自己的工资还贷,就是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,孙女士依法律规定可分得相关权益。在我方的抗争下,孙女士分得了婚后还贷及其增值部分合计9万元。

  除了上述财产,孙女士的公积金账户内还有约28万元余额。我们向法院表明,孙女士从2007年开始缴纳公积金,婚后也从未提取过,在婚前缴纳的13万元应为其婚前个人财产,只有15万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。同时,我们抓住男方与其父母间不对等的大额转账往来,最终让男方同意支付30万元的财产补偿,而孙女士名下财产无需分割。

  案外说案

  孙女士被丈夫的家人赶出家门,双方的关系可谓降到了冰点,男方家人甚至一度不让孙女士探视孩子。通过我们一系列的调查取证以及举证,双方离这段婚姻里的财务真相越来越近,虽然感情不再了,但是误解也随着庭审的推进而慢慢消除。误解消除后,双方在法庭上和气地商量孩子的教育培训计划,在孩子学习生活不受影响的情况下,合理确定女方行使探视权的具体时间和方式。

  据家理律师们的反馈,很多夫妻在婚姻内争执不断、彼此伤害,仿佛对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憎恨的人。但是离婚以后,他们极有可能会因为抚养孩子而相处得极为融洽。我们认为,当夫妻俩的感情已经破裂,但是双方的婚姻关系没有解除,双方在情感上互相指责,同时都想要争夺更多的财产,情感和财产纠缠在一起,双方往往冲突不断,甚至将这种矛盾转移到孩子的抚养、探视等问题上。离婚以后,婚姻关系解除,如果财产归属也非常明确的话,双方反而能融洽相处,在孩子抚养上合作无间。当然,如果双方的财产没有在离婚时一并解决清楚,这个财产争议很可能会影响他们在孩子抚养上的合作,值得引起离异夫妻们的重视。

no cache
Processed in 0.372431 Second.